星球轨迹

关注我,没结果

【坤廷】Spring Rain

第一次写文
讨个开心罢了
不要骂我我错了
文和题目、BGM无关
1点点花吐,破镜重圆

《失乐园》——草蜢乐队

好烦。
蔡徐坤揉着那一头乱蓬蓬的头发,口里还叼着根牙刷。今天是第一天。
和朱正廷分手的第一天。
蔡徐坤和朱正廷是在一个雨季认识的,没有阳光,很湿。鼠洞又潮又冷,最隐蔽的,是感性。朱正廷失声了,感冒得厉害。过客匆匆,惟有他深情又温柔。他治好了他的感冒,唇齿间余留着洗衣粉的味道。
春,真的很容易过敏和感冒啊。零碎的记忆拼凑一起,蔡徐坤才发现,那一年,他没有过敏。叫嚣着,匆忙着,他的内心波涛汹涌。蔡徐坤拉不下面子去赖着复合,喉咙就好似吞了一口花粉,欲言又止。他跑到厕所干呕,手心紧握着一朵玫瑰。
他跌跌绊绊地跑到电脑桌前,颤巍巍地搜索这种症状——花吐症。
这可不太妙,他想。蔡徐坤度过了一边对花过敏一边思念成疾的吐花日子。
分手后第一天,蔡徐坤还在思念他亲爱的前男友。
可他从没想过再次见面是在那种狼狈的情况下。他在吐,在酒吧的洗手间里吐得稀里哗啦。蔡徐坤哭了,今天是朱正廷的生日。但他找不着他的正廷了,他弄丢了他。直到虚掩的门打开了,抵着洗手池玻璃的手被抓住,魂牵梦萦的人儿,蔡徐坤透过玻璃看见了,微微皱眉的不悦。他知道他的正廷生气了,安慰的话语还没吐出就被咽下,连冷嘲热讽也没有,又剧烈地咳嗽起来了。这次不一样。他吐出来的,是一朵完整热烈的玫瑰。
此时此刻,蔡徐坤只想吻他的前男友。
赤诚又细密的吻落在了朱正廷的眉心,接着落在了可以滑滑梯的山根,那儿离他明亮的星眸最近——蔡徐坤其实更想亲亲他的眼睛。但他忍住了,最后轻轻柔柔地蹭到了嘴角,好像吻着沾露水的桃花一样,柔软又甜蜜。他想不到任何的名词来形容朱正廷了,他只想操他。
空气中弥漫着玫瑰花的气息,花瓣在两人的唇肉间纠缠,平添了几分暧昧。蔡徐坤眷恋这种感觉,但他怂了,浅尝辄止。
朱正廷回吻了,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,有点赌气的意味。蔡徐坤的眸子暗了暗,轻轻地碰着殷红的嘴唇,手指弹钢琴似的由腰搭上了后脑勺,最后在小巧可爱的耳尖流连。
失恋的第二天,蔡徐坤和朱正廷找回了幸福。